我永远忘不了打日本鬼子的日子

时间:2016-08-12 11:27 来源:金华晚报

  一个【老兵】

  随着45集史诗战争大剧《中国远征军》在荧屏的热播,让人们将视线回溯到70多年前中印缅战区的丛林里。那血与火、爱与恨交织的战场场景,也勾起了我市金东区傅村镇苍头村一位老人的回忆。

  “在脑海中,我永远忘不了参加远征军后,在缅甸打日本鬼子的那些日子。”昨天,92岁高龄的抗战老兵周立钏口述了那段浴火的青春岁月,讲述现实版的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。

  18岁代替哥哥加盟远征军

  时光荏苒。我最难忘却的是在70多年前———上个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印缅战场那一段激情燃烧的日子。

  1940年,我的哥哥周立楷被抽到了壮丁。当时,我还在金华七中读书,决定代替哥哥参军。

  参军后,我和战友们一起坐火车从金华到了江西上饶,后又坐火车到了屯家埠。因战事紧急,到南昌的火车无法通行,我所在的部队整整走了48天,才到了湖南芷江榆树湾。在那里,我被编入第七连三排九班,开始了军事训练。

  我所在的部队先后奉命调往贵阳、昆明,1942年被编入独立团的三营七连。之后,部队南下,进入缅甸作战。我所在的三营驻守在同古,主要任务是守卫飞机场。

  东瓜(同古)保卫战尸横遍野

  1942年3月18日,200师师长戴安澜率所部进入东瓜(又译为同古)地区,同日军第55师团展开激战。

  我所在的独立团虽然不在一线,但作为二线部队,由于作战需要我也参加了著名的东瓜(同古)保卫战,跟日本鬼子在城里城外激战很多天,常常吃不上饭,喝不上水。

  作为一名普通士兵,我了解的情况并不是很多。在同古,每天天微微亮和傍晚天快黑时,都是打得最激烈的时候。战场上到处都是炮声、枪声,我们每个人随时警惕敌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由于部队伤亡较大,之后,在某一天的拂晓,我所在的部队悄无声息地撤出了同古的防御阵地,回到了在腊戍的防地。

  日本投降,那是最开心的一天

  4月28日,日军占领了我国通往缅甸的重要枢纽腊戍,切断了远征军的后路和补给线,导致会战失败。中国远征军奋勇抵抗,并向缅北且战且退。

  1942年10月,我被派到重庆青木关学习一年,1943年,我被调到国民党兰州宪兵22团1营1连当了一名班长。1944年10月,我听说西安的黄埔军校七分校在兰州招生,就去考了,后来成了黄埔军校20期学员。

  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。“八一五”之夜,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不眠夜。当时,我在西安的黄埔军校七分校上学,西安大街上,市民奔走相告,大家都在呼喊:“日本鬼子投降了!”那一天,对我来说,是最开心的一天。(本报记者 胡哲南)

相关新闻
·点赞!金华101岁抗战
·我永远忘不了打日本
·抗战初期金华的抗日
·源东有门五指炮 还有
·义乌八十八岁老人写